Theory of Knowledge | TOK,IB的一门课,究竟在学什么?

TOK,Theory of Knowledge, 一门关于知识的理论,也有人把它称作【认识论】。

作者:安妮何


TOK,是IB的一门课,孩子们从11年级开始学。TOK学的不是老师教给你的各种【知识】,而是去学:这个知识,从无,到有,到被人所知,都发生了什么?

那么,它是学什么的呢?

用一个图表示:

左边:从无到有,怎么【产生】的?

中间:从独到众,怎么【传播】的?

右边:从你到我,怎么【接收】的?

学的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里,这些叫做“知识”的东西,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变成了什么,以及,这些发生,这些经历,这些变化,它们背后的推手,又是什么……

那这些问题,我们先放一放,接下来,一起从另一个角度看。

我们生活在一个让人有些困惑的世界里。

我们看到的是:人类在进步,我们所获得的知识越来越多, 但是,我们所了解的很多知识,似乎又是矛盾的。

举例说:

1. 我们被告诉:因为有了天文学家,我们才对这个所处的大宇宙,逐渐了解。

可还有人说,不是这样的!以前就有天文学家吗?没有!以前那些人怎么了解宇宙?他们靠的是占星术!

2. 科学家说,恐龙这个生物,在6500万年前,就已经消失了!

可还有人说,不是这样的!现在还可以发现一些恐龙的生活踪迹,他们还存在着!(只是我们不知道它们究竟在哪里!)

3. 有人说,1969年,阿波罗11号确实登月了啊,那么多媒体报道着呢!

可还有人说,不是这样的!这些都是NASA编造出来的!不是真的!

4. 有的画家作品,在一些人眼中,那就是人间巨作,无以伦比;可在另一些人看来,这都是什么啊?根本不入眼。

5. 有的国家有死刑,民众也支持,觉得这很合理;可在另一些国家,另一些人眼中,这种行为简直是野蛮至极,是我们人类还没进化好的一种具体表现。

6. 有的人,相信上帝,相信神;可也有人,就是坚信无神论。

……

然后我们自己就有点晕:究竟该相信谁?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以及,这个世界上,是否有绝对的真?绝对的假?

知识是什么?

我们会想,这个简单啊,知识就是各种【事实】的结合体啊!就是那些已经被人证实是真的东西啊!

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知识就一定真吗?

如果有时空隧道,如果我们可以回到一百年前的学校,或者再远点,回到五百年前的学校,那我们在那个时候学到的东西,学到的那些“事实”,那些“真”,会和现在学的,一模一样吗?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知识,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处于一种【动态】中,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而逐步变化!

有一些观点概念,在“以前”,会被认为有着划时代的革命意义。

比如:地球是圆的,不是方的!

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而不是太阳围着地球转!

这在当时,多么轰动!

可是,我们【现在】再来看,这不就是一个Common Sense, 一个常识嘛?!

那同理,现在我们觉得很正常的,很符合常理的那些东西,会不会在几百年后,也会被我们的后代们认为很荒谬,很迷信?

所以,又有什么东西可以保证,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所知道的,就是对的?

又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的那些知识,就是真的?就是无可动摇的?

社会发展到今天,有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推翻。我们会感觉,我们此刻就站在”真理”的土地上,很多过去的想法啊,认知啊,都是错的,都已经被我们用科学的验证给击倒了!我们好骄傲啊!

可是,如果从长远的,从长远的人类发展的整个历史角度来看,谁敢保证,我们500年,1000年以后的子孙,不会像我们看我们的上上上上上一辈那样,来看我们?谁又能保证,我们现在所骄傲的那些东西,不会被他们,通通给推翻?

想想这个道理,是不是?

如果我们从眼前所处的这个世界里跳出来,把我们自己放在整个历史的大长河中,那很多疑问就出来了: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就是真的?就是对的?

有个非常非常形象的比喻:

根据宇宙学,我们所存在的这个大宇宙,已经有137亿年。

如果把这137亿年,给压缩到一年里,从1月,一直到12月,那我们人类的出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1. 我们人类出现在12月31日,晚上10点半前后。

2. 开始使用火,出现在12月31日,晚上11点46分前后。

3. 记录我们发展历程的历史,出现在这一整年里的最后十几秒。

……

虽然,我们很努力地去探究这个世界,去证明哪些是错的,哪些是对的;虽然我们很努力地试着通过科学的手段,去理解这个世界,可是,在整个的历史时空中,这个留给【用科学手段】去探究的过程,又能有几秒呢?

那我们怎么去保证,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就一定是对的?

此外,我们还很渺小。

我们说,我们心中要有这个世界,知道世界很大,我们努力的方向和可能还无比的丰富。

那在这句话的基础上,我们再往上走一层:世界很大,那宇宙呢?

天文学家说,整个宇宙的星星,比我们整个世界上所有沙漠,所有沙滩,所能找到的所有沙子,统统加在一起,都还要多。

和这个还能看到,还能摸到的世界比,我们已经很渺小,那再和那个我们只了解了其中一个很小很小很小点的宇宙比,甚至这种了解,都还不一定就是真的,那这时,我们,我们整个人类,又会在哪里?

那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敢说,我们现在已经发现的,已经了解和探究到的,就可以经受得住长长久久的时间的考验,空间的考验?

又怎么敢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就可以应用于All Times and All Places?

既然我们所知道的,就是这压缩后的十几秒中的事情,那么,那些更深层的真,关于生命的,关于宇宙的,关于我们所希望知道的所有的,距离我们的认知,又是在多少个遥远之外呢?

Common Sense: 它们应该就是对的吧?

我们再来说下这个Common Sense:常识。

很多人认为,知识就是已经知道的认识啊,这没有问题啊!知识不就是很多很多具体的Common Sense所组成的吗?有什么问题呢?

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很多我们认为是对的Common Sense,其实不一定就是对的。

因为有些常识来源于偏见,来源于道听途说的传闻,来源于对权威人士的盲目崇拜(比如,你美你说什么都对;你读书多见识广你说什么都对;你是专家你说什么都对;你是权贵你社会地位高你说什么都对……类似这样的)。

有一个说法,Mental Map,从字面意思看,说的是我们大脑意识里的这个地图。

意识怎么还会有地图?

查了一下资料,发现有多个版本的翻译。比如,意境地图,心理图谱,还有人说这是什么行为地理学的概念。

反正我是挺迷糊的。好在前面介绍的那本TOK书里给出了这样一个解释:

Mental Map:  A personal mental picture of what is true and false, reasonable and unreasonable, right and wrong, beautiful and ugly.

说的是,在我们的意识里,有那么一个东西,让我们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有道理的,什么是没道理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

然后到这里,我好像有点懂,一起来试下这么想:

1. 如果真的假的,对的错的,美的丑的……用立体画的方式来体现,用不同颜色,不同形状来表示,让它成为一幅三维立体图。

2. 一个,是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真实的,客观存在的,就在那里。

3. 一个,是我们所感受到的这个世界。根据我们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感知到的,我们各自重新造了一个迷你版,放在我们各自的脑子里。

4. 那我们脑中的这个迷你世界,就是Mental Map。简单说就是:世界,在你的脑中,它所呈现出的那个模样。

我们日常的各种行为,会在Mental Map的“判断指令”下,对应做出。

可是这个过程,有个问题

我们所相信的,我们脑子里有的这个迷你世界(Mental Map),除了个头小点儿外,它所呈现的,就一定是真实世界(Real Reality)的真实样子吗?

为了更好理解Mental Map 和Real Reality之间的关系,我们用个具体例子来解释。

下面这张地图,样子,形式,我们不陌生。它有个名字,叫做Mercator Projection ( 墨卡托投影)。

Mercator是一个人的名字,来自欧洲,15几几年的人,距离现在多少年了?四五百年了吧? (此刻不太想算数……)。 他所擅长的是,用一种投影法,画地图。

据说这种方法做出来的世界地图,最有名,最被大家所了解。

这也解释,为什么看着它,我们不陌生。从小到大,毕竟看了这么久,在我们的脑中,我们认为这就是常识啊,是地图应该有的样子啊!

可是,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个地图,本身就有自己的局限性,让世界在我们的眼中,实际已经走了样。

局限在哪里?

第一局限:这样的投影法,让很多陆地版块变了形。离赤道越远,看起来就越大。比实际的面积,要大。

最明显的是,看Greenland,就是格陵兰岛;再看非洲,比较这两个版块的大小。

看一眼这个图:中间最上,是Greenland,然后找非洲,比对一下。

看上去,Greenland 和非洲的大小,差不多啊!可事实是,非洲的面积,是Greenland的14倍啊!!

第二局限:把北半球画在了上面,南半球画在了下面。

虽然在我们的意识中,北上南下,这个没有错啊!但问题是,地球它自己又没给自己贴个标签说:This way up!

想想,是这个道理吧?谁规定了北就得上?南就得下?

第三局限:这个地图有一种优越感,地域的优越感。

为什么这么说?仔细看,找到欧洲所处的位置,它不仅把欧洲的实际大小给扩大化了,同时,更突出的一点,把欧洲,放在了地图的中间段!

再来看另一个:

这个地图,更精准地展示出各个陆地版块间的大小关系,虽然也有一点变形。

同时,它让南半球在上,北半球在下。 居中的位置,不是欧洲,而是太平洋。

这算不算好地图呢?算,对吧?只是展现方式不同,同时在尺寸比例上,这个还更准确一些。但当我们看到它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这个不对啊!这个画的有问题啊!这是世界地图吗?……为了验证,或许还会不自觉地把头歪一下,拧着脖子看。

就像任何一张地图,都不能完美展现这个世界的模样一样,我们所知道的这些Common Sense,知道的这些常识,是一定就是对的?还是我们“觉得”它们应该就是对的?

可是,你确定吗? 

举例,现在有这么四个说法,让你来判断,哪些对,哪些错:

1. I know that Neil Armstrong landed on the moon in 1969.

我知道Neil Armstrong1969年登上了月球。

2. I know that strawberries are red.

我知道草莓是红色的。

3. I know that if a is bigger than b, and b is bigger than c, then a is bigger than c.

我知道如果a大于b, b大于c, 那a一定大于c。

4. I know that murder is wrong.

我知道害人性命的做法是不对的。

你会怎么回答?你会不会和我一样,看完问题就在想:这人是不是傻?这还用问吗?这些,难道还能错了?

那再问你:How do you know?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这些就一定是对的?How do you know?

然后你或许会说:

1. Neil Armstrong 确实在1969年登月了,书上这么写的,报纸这么登的,我还查了百科全书,确实有这个记录,人家还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2. 草莓确实是红色的,我用我的眼睛,确确实实地看到它是红色的。

3. 如果a大于b, b大于c, 那a肯定大于c。推理啊!推理懂不?

4. 害人性命这事儿就是不对,难道小时候你家大人没有这么教过你?(说完以后,配上表情,心里默念很多遍:这人是不是傻?)

可是,如果停下来,我们自己问自己:我确定吗?我确定我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被告诉到的,一定一定就是真的吗? 多问自己几次看,我们还那么百分百坚定不移地确定吗?

人,知识,认知世界的方式

我们人,怎样去获得知识?

我们人,怎样去认知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

TOK里总结出8大要素,也就是Ways of Knowing:认知方式。

它们分别是:

1. Language:语言

2. Perception:感知

3. Reason:推理

4. Intuition:直觉

5. Memory:记忆

6. Emotion:情感

7. Imagination:想像

8. Faith:信仰

回到之前的例子:

1. 我知道Neil Armstrong1969年登上了月球。

因为书上这么写的,报纸这么登的,我还查了百科全书,确实有这个记录。

通过【语言】来认知。

2. 我知道草莓是红色的。

草莓确实是红色的,我用我的眼睛,确确实实地看到它是红色的。

通过【感知】来认知。

3. 我知道如果a大于b, b大于c, 那a一定大于c。

通过【推理】来认知。

4. 我知道害人性命的做法是不对的。

立刻反应就是不对,想都不用想,符合直觉的定义:

Intuition:The ability to understand something immediately, without the need for conscious reasoning.

直觉:能够立即理解某件事的能力,而不需要有意识的推理。

所以是,通过【直觉】来认知。

那回头来,我们再来看这些问题,这下就简单多了!

问:

你确定它们吗?你百分百地确定它们就是对的吗?

就可以转化成:

你确定你看到听到读到被告诉到的【语言】就一定真吗?

你确定你的【感知】就一定真吗?

你确定你的【推理】就一定合乎逻辑吗?

你确定你的【直觉】就一定对吗?

感觉怎样,理出一点头绪来没有?

从这8个Ways of Knowing里,我们挑出几个,简单说一下。

1. 语言:

因为语言的存在,我们获得了很多知识,因为别人告诉了我们这个那个,因为我们自己在书里读到了那个这个。可是,那些告诉我们这些知识的人,无论是说,还是写,还是什么其他的方式,是不是总是都是对的?

往大里看,那些我们凿凿确信的真理,在500年后,1000年后,都不一定就是真的,就是对的,那么这些,还没有被凿凿验证就是正确的东西呢?

2. 感知:

这个比较好懂。以前老一辈人告诉我们: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我们现在知道,眼见也不一定就是实的。比如,草莓【不是】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红色的,如果一个人恰巧是色盲呢?

再比如这个,Roger Shepherd’s “Turning the Tables”。Roger是美国人,认知方面的科学家,是空间关系研究里的先驱鼻祖级人物。他创造出这样一张图,比较两张桌子的桌面大小,哪个宽?哪个窄?

如果以前没看过这个图,或许这时候,又要给我一个“你是不是傻”的表情了,这么明显的区别,你还问?

但是,我们的感知,一定就是真的吗?

3. 推理

如果a大于b, b大于c, 那a一定大于c,这句话看起来确实没错,对吧?而且推理总比带有主观色彩的感知,要更靠谱一些,对吧?

但是问题是,在实际生活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擅长那些比较抽象的推理,不然这个叫做Fallacy的词:谬论,谬误的推理,又该被用在哪里呢?

举个例子:

一个人说:你知道火星上住着很多小绿人吗?

你不相信,让他来证明:你怎么知道的?

然后对方振振有词地说:Well, 你又不能证明火星上没有小绿人!

这就是一个谬误的推理:你没有办法证明这个事情不是真的,并不代表这个事情就一定是真的。只是,有时我们自己,真的会陷进去。

4. 信仰

信仰是什么?先来看定义:

Faith

1. Complete trust or confidence in someone or something.

对某人或某事完完全全相信。

2. Strong belief in God or in the doctrines of a religion, based on spiritual apprehension rather than proof.

对神或者宗教教义,有着强烈的信任。这种信任基于精神上的理解,而不是实打实的证据。

那这样就清楚了:

我相信的东西,相信的人,你不一定相信。

在我这里是真理的东西,在你那里,有可能就是迷信。

然后再往更广一层推:

一个民族相信的东西,相信的人,另一个民族不一定相信。

一种文化相信的东西,相信的人,另一种文化不一定相信。

一个国家相信的东西,相信的人,另一个国家不一定相信。

既然如此,那么由不同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国家分别产生出的那些“知识”,又如何能够做到一模一样,变成一个普天之下共同拥有的“真理”呢?我们在面对各种各样的不同时,又怎能斩钉截铁地说:你是错的,我是对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让人有些困惑的世界里!

这个感叹,用两张图,5个WH词,就可以解释了。

第一张图:知识的【生产】过程,知识的【传播】过程,知识的【接收】过程。

第二张图:Ways of Knowing:我们人,认知世界的方式:

两张图,合到一起,进行排列组合

1. 知识,在【生产】的过程中,会不会变?为什么会变?

2. 知识,在【传播】的过程中,会不会变?为什么会变?

3. 知识,在【接收】的过程中,会不会变?为什么会变?

还没有完,再加上这些,When,How,Why,Who,Where,和两张图一起,再次进行排列组合:

1. 产生:什么时候产生,怎样产生,为什么会产生,谁产生的,在哪里产生的?

2. 传播:什么时候传播,怎样传播,为什么会传播,谁传播的,在哪里传播的?

3. 接收:什么时候接收,怎样接收,为什么会接收,谁接收的,在哪里接收的?

恩,两张图,5个WH词, 自由地排列组合以后,你发现了什么?

从无到有,从独到众,从你到我,这些叫做“知识”的东西,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变成了什么?以及,这些发生,这些经历,这些变化,它们背后的推手,又是什么?……

那说到这里,你或许会想:既然这样,那没办法生存了,无论什么都不能相信了,无论什么都要质疑了,所有以前知道的,都要抛弃掉了……

结合今天说的,似乎应该就是这样的哦!什么都不要信了,什么都要拿出来怀疑一下了……可是,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及图片来源:

  • cajunradio.com
  • en.wikipedia.org
  • google dictionary
  • google images
  • idvux.wordpress.com
  • jmlfiberart.com
  • pinterest.com
  • space.com
  • tumblr.com
  • twitter.com
  • youtube.com
  • Richard van de Lagemaat | Theory of Knowledge for the IB Diploma
  • Special thanks to Dr. Bryan and Mr. Miller for sharing resources and their expertise with me!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