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校学区买房记

你以为不上公立学校就可以逃脱学区房的制裁么?这种反人类的魔教产品,从未走远……

文|廖欣 图|pixabay、网络  编辑|齐琰


你以为不读公立就能逃避掉学区房的“制裁”么?

两个月前的我,就是这么一派天真。

我是一个从来没把学区房放在心上的女人,那些为了一套学区房挤破头,为一套学区房急出心脏病的人类,在我眼里就像那些看到三胖就流泪昏厥的朝鲜劳动群众一样,肯定是入了魔教后疯了。

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去读国际学校?不怕政策突变,买了就能上重点?上个二流小学咋了?尤其是半年前我还在公立和私立之间摇摆,后来经过“过来人”朋友们的指点,坚定了上私立的决心。此刻更觉得“学区房”这种反人类的魔教产品彻底离我远去了!

不买学区房可以,但是养了小孩之后就免不了要换房。现在住的小两居连个书桌塞起来都困难,换房,年底之前完成换房!

既然要换房就索性换到私立学校附近去,省的将来离得远又要租房。

小孩暑假开学上中班,我决定这个暑假一边寻找目标学校,一边寻找目标房源,两手齐抓,一劳永逸。帝都的私立学校虽然从南到北,从城到郊都有分布,但是五环外的郊区顺义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从幼儿园到高中,十几所私立双语和国际学校扎堆集中在此。

要换就换到那边去,将来上的学校不合适也能在家附近转学到别的学校。

卖了“老破小”,做起郊区豪宅梦

在买房择校这种家庭大计上,女人通常就像一根引信很短的炮仗,小火苗一点马上就要炸。

换房的flag既立,行动就要跟上,全国排名前三甲的三大房产中介的APP马上就成为我最爱翻牌子宠幸的软件,某猫某狗急速失宠。

每天最有意思的消遣就是浏览顺义那些学校附近的房源,看来看去,热血沸腾了一百遍:

哇!这个房子180平大四居,还带一个小院子,只要800万;

哇!这个房子160平,卧室客厅双阳台,才700万啊;

啊呦!这个更不得了,200平跃层啊跃层,还有一个大露台,900万不到价格还能大谈!

倒吸一口凉气,心情平复了半天,才渐渐接受了我可能要成为一个帝都郊区豪宅里的女人这样的事实。毕竟这种价格,在现在住的城里,不过就是一套正规三居室的价钱。

而现在家庭名下最值钱的资产就是八九年前在核心城区买的这套小两居,放到中介APP上一估算,卖了之后刨了未还的贷款加上一点存款,七姑八姨的凑凑,也能有个大几百万。

再瞅一眼郊区的两居室,哎呦呦,不到400万妥妥的,这么说有可能不用卖房,郊区买个小点的上学用也行啊。那我岂不是成了城区一套房,郊区一套房那种惹人嫉恨的“贱人”了么?

看吧,这就是不挤破头去抢城里老破小学区房的好处,上了国际学校住上豪宅,没准还能写写拍拍“不买800万学区房,周游世界”那种帖子好出来让人嫉恨一下。

APP上看房看了半个多月,一回到帝都第二天就急不可耐的直奔中介门店。来到郊区的中介门店,说话的口气都跟之前在城里完全不一样了。“必须南北通透”、“必须明厨明卫”、“必须至少两个卫生间”、“小区必须人车分流”、“除非格局特别好的三居可以看看,否则我只考虑四居”……

这要在城里,就手里这点钱,所有的中介都会把我当成疯子,内心早就翻了不知多少遍360度白眼了。乡下人果然老实淳厚,或者说我相对于乡下这“财大气粗”的样子引起了他们的幻想,中介们都认认真真的地记下我的要求,没有任何质疑或者把我当成神经病的迹象。

北京的乡下,才是世界文明的尽头

中介给我约好了在APP上很看过眼的那几套“豪宅”,我早早的来到房源附近,像心里揣着一道光。

而进入房源一分钟之后,这道光熄灭了。

800万价钱可谈,还带院的房子还有那个200平米的跃层,均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末。那个年代的房子,即便是“真豪宅”也跟现代的居住品位不搭嘎了。层高只有2.8米,再加上空间大又是一楼,更显得黑黢黢的压抑的要命。

90年代的房子,那老破小的“老”字,你还没住够么?!再怎么着,这次我也要换到21世纪去。

还有那套160平客厅主卧双阳台的房子,年代上倒是簇新簇新的小区,房龄不过5年而已。然而却是个商品房混合着回迁房的小区,才短短5、6年的功夫,回迁群众在阳台上、小区空地上就充分展现了私搭乱建的功力。

回迁小区总有那么一种不可描述的气质。楼道门厅的角落里堆满了饮料瓶废报纸,据说那是一楼大妈的“业余爱好”,平时一边楼道摘菜一边收点邻里邻居的破烂卖,踩扁、捆扎、打包,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不亚于专业收废品人士。

中介一边介绍房子一边顺手把喝完的饮料递了过去。

北漂多年的外地人,真的理解不了这些拆迁了好几套房的土著们,虽然是乡下,那也是几百万一套的资产啊。可能收废品是一项养生又创收的爱好吧。上下电梯,总有一两个摇着蒲扇的老汉,一手爱抚着新剃的光头,一手撩开黢黑油亮的肚皮啪啪啪拍的山响。

回迁房小区的魔幻我是深刻理解的,即便是在城里,也毫不例外。年轻时在城里租住过四环边的回迁小区,每个月小区里都要开“露天演唱会”,白色的帐篷白色的台面,唢呐锣鼓喇叭一天十小时演奏三天,一群白衣人士边哭边唱边撒纸钱,场面震撼,并且几乎保证每月都能欣赏到。

老家没见过的大场面,倒是在北京的回迁小区里见识到了。

北漂租户打扮的人模狗样喷香的去上班,总能在电梯里受到大爷大妈警惕的目光扫射。我问中介,这个小区也有“白色演唱会”吧,中介猛的点头,见到过见到过!这里已经是乡下,回迁小区更是保留了乡下最原生态的一面,入住一定会有各种惊喜。

有个网络知名女作家说,上海的乡下,就是世界文明的尽头,那她一定是没来过北京的乡下,毕竟上海的乡下偶尔也有“全家”、“罗森”这些便利店点缀,推门的一瞬间就能回到文明世界。

看了两套房,小孩闹着要吃冰淇淋。环顾四周,发现了一家“烟酒店”。老板正抚摸着自己的腿毛坐在门口乘凉,对于我们要买东西打扰到他和邻居神聊非常不爽,用手指了指墙角的冰柜。

我就很识相地翻起油黑发亮的老棉被自己找,冰柜玻璃门一拉和门缝里的泥垢摩擦出的怪声让人在酷暑天里听了也很凉爽。最后总算撅着屁股翻到了一只还有两个月过期的“可爱多”——没事,吃不出毛病。

小孩一边吃一边兴奋的大叫,哦,门口有瓜农赶了头驴来卖瓜,毛驴欢快的拉着屎。

这里虽然叫“中央别墅区”,但除了有钱人住的别墅社区外,其余地方还是乡下。有钱人出了别墅区大门,不然也是可以看看驴,欣赏下城乡结合部以及纯乡村特色风光的。

买二手房,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

虽然是乡下,但有了“中央别墅区”这么金光闪亮的名头,还有那十来所国际学校聚集,房子也不是我能高攀的起的。基本上买的起的看不上,看的上的买不起。略过眼的6万多一平起,而且面积巨大,乡下豪宅置业梦彻底破碎。

看了N套房之后,渐渐明白了这个真理。这是国际学校的“学区”啊,虽然入学不需要房产,但是上学总要住的近点吧,家长不是买就得租,房价绝对不是昌平大兴那种土地方能比的!

中介尽职尽责总算给我扒拉了一套符合我全部要求,又能买得起的房子。二楼,但采光通风都很好。看了一圈突然发现窗外有点不对劲,一楼住户院子里盖了房子正好盖到二楼窗口,而且他们在房顶上放了杂物。

中介这才说了实话,这房子哪都好也便宜,就是一楼的搭建影响所以十个人有九个看不上,为此房东跟一楼打了几架,战败了。

走到一楼,正好一楼女主蹬着她家院门口的石狮子在和邻居闲聊,中气十足膀大腰圆,想想也不可能打过,虽然便宜了好几十万,也还是认怂不买吧。

又相中了一套美式装修极好的四居,中介说,这套您钱也够,就是哪怕全款的话,这房子也要多交80万的税,您看愿不愿意?

擦!我是有钱疯了嘛!愿意多交80万的税!

中介解释说,这边的房子,学校没有成规模以前,尤其是名校效应没起来之前,原值都非常低,也就一百来万吧,现在翻了多少倍,再加上这边土豪房主房产不唯一的多,所以个税增值税都很可观。

不放弃,继续看房。很快又有套环境更好更新的房子,中介一扒拉,诚恳的建议,这套房子可以免税,只要您首付到980万,少贷点款网签价高些,就能把135万的税免掉!您看想办法凑凑呢,房子真是很难出的好房子。

擦!980万首付,我先问问医生,割哪边的肾比较好。中介继续补充,您真最后定的话,我们的中介费也可以打折,争取给您做到30万以内……

风水煞?偷面积?拒贷款?开发商有的是你想不到的套路

二手房绝对是个高攀不起的东西,连连感叹了几天。突然得到消息,附近有新盘,而且政府限价!

火速抵达新盘现场,这里不仅是新盘,而且是个高端新盘,最要命的事新房的价格因为限价比二手房都低!

我们有救了!

新房就是好,院落园林水系,首付还低再也不用被中介和房主的税费连连剁了。眼望着新房,哗哗流口水,只恨自己钱少,还要再凑凑。

我最大的业余消遣爱好从每天浏览三大中介APP刷二手房,变成了每天对着这个新房的户型图和电子沙盘摩挲研究。看着看着就摸出不对劲了。

这房子号称小叠拼地上两层地下两层,然鹅,每层建筑面积只有50平啊,最小层只有45平,四层又高又细,这不是董存瑞炸的碉堡么!

户型也完全不通透,不如正规的通透三居室。一打听才知道,为了规避政府的价格制约等等不利因素,多卖溢价,开发商只能这么设计,多买地下,地下越多越赚。

好在隔壁也有同价位新盘。这一比较马上明白多了,隔壁新盘户型比“碉堡盘”强太多了,还赠车位,买买买!

“碉堡盘”销售一见客户要跑,马上给我揭秘“他们这盘为啥便宜又大,都是开发商从地下偷的啊”、“整个小区下挖,你家的一层实际已经是地下一层了!”、“房本地上面积跟我们一样的,你买的也是一半都是地下室。”

开了眼了,头一回听说这种操作!

最后“碉堡盘”又发来了杀手锏,给我了一份详细的隔壁新盘的缺陷分析,重点如——位于某高速公路弯刀处,风水煞;下挖过后走下坡路,风水差;整体规划没气质没风格等等。不过没有这份杀手锏,我也决定放弃这盘了,因为开发商遗憾的通知过,地下部分因为不能贷款,首付要求比较高,也就800多万吧。嗯,还是要卖点肾。

彻底放弃了隔壁新盘两周后,销售突然通知,地下也能贷款了,快来选房吧。

我们如蒙大赦,揣着卡就去了,刷卡交钱签认购书,约好三个月卖掉老破小凑齐剩下首付。至于“碉堡盘”杀手锏里说的那些问题,有的是危言耸听胡诌,有的是算命先生咋说都可以。隔壁楼盘的风水师还分析他们是下挖过后形成“聚宝盆”呢,而且隔壁的隔壁3000多万的豪宅也是下挖的。

签了认购书,一颗心落了下来,我的国际学校学区房可算是解决了。两周后,销售又来电话了,开发商改变收款策略,原来答应的三个月首付不算数了,下个月就必须凑齐!否则清退资格,60天后退还已交定金。

啥!还带出尔反尔的!闹吧!举报吧!三天来回交锋,开发商认怂:“我们啊,就是怕有些人不是诚心买房,占着我们房号。这也是个测试,您是真心想买的,那就还按原来约好的时间付款吧!”

擦!确定不是玩我们?!又开眼了。

据说,北京2017年以后拿地改的新房全部都必须接受政府限价。从目前形势来看,如果有500万以上的预算,五环外基本随便买——除了朝阳的孙河乡和顺义。

嗯,这两块地方正是十几所国际学校扎堆的所谓高端地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