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乌尼翁冲浪 | 北京顺义国际学校(ISB)高中生的旅行体验式学习

Surfing on the Waves of La nyon

ELO周大概是学生们一年中最期待的七天了!

ELO的全称是Experiential Learning Opportunity——体验式学习。在这一周内,北京顺义国际学校(ISB)的高中生都会被分成20-50人的小组,前往各地参加些与众不同的体验。有些同学在北京探索地域美食,有些在江苏一览美景,还有些在越南进行拐卖儿童的调查。而我们是炎热的六月里最让人羡慕的一组——因为我们去了拉乌尼翁学冲浪。

文:王懿秋 编:曹新星 图:Tony H.提供


旅途的开始

拉乌尼翁是菲律宾最著名的冲浪海滩之一,它有着绵软的沙滩、清澈的海水,还有许多充满热情的阳光冲浪者。不用说,作为一群被学习压迫了一年的高中生,我们都在出发前的一晚兴奋地睡不着觉。但这天堂般的一周却开始的格外漫长……

周日的早晨,我四点半起床收拾行李,前往机场。虽说这时的我们都该睡眼朦胧,但“菲律宾近在咫尺”的错觉却让我们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不得不说,青少年的热情是强大的,首都机场清晨的宁静也屈服于16岁聒噪的生机。“二十四小时后,我们就站在沙滩里了!”在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中,我出神地想。对于一个北京长大的孩子来说,海边腥甜的空气鲜有的珍贵。就在这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我们充满期待地登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

在经历了转机一次、飞行七小时、大巴七小时,加起来近二十小时的路程后,我们终于在昏沉沉的凌晨三点到达了拉乌尼翁。下车后,我们都狼狈不堪。身体在僵硬了近二十小时后顽强地抗拒着我们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早上的躁动平静了,我们在刺眼的白炽灯下取走房门钥匙,开门便瘫倒在床上。只记得昏睡过去前,我嘴里还在嘟囔“终于到海边了……”

沙滩、阳光与海龟

八点,空气里淡淡的咸腥味唤醒了我——这是海边独有的清晨。新鲜空气冲进大脑时的清爽让我打了个激灵,我们迫不及待地穿好衣服,下楼吃早点。

我们住的民宿就坐落在沙滩上。一楼的餐厅是半开放式的,坐在露台上的椅子上放眼望去,满眼都是渐变的蓝色。两边露台的中间是红砖楼梯,走下去就是温暖的沙滩。我和朋友们站在楼梯下,吃惊地望着外面。阳光像瀑布一样撒在白色的高脚椅上,空气里是海和早餐的味道。我们打完饭后都坐在外面,眺望着海平线,感受着微风。那天早上像是一次深呼吸,我们在很长时间里第一次能听到自己心跳的韵律。

上午的慵懒过后,下午我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拉乌尼翁有一种特殊的绿背海龟,我们这次旅程的一大部分内容就是学习生态保护。听完生态学家的讲座后,我们被分成了小组,开始学习一项有些好笑的技能——挖海龟蛋。据说,每年海龟产蛋后都有很多的蛋因为捕食者而“阵亡”,所以保护人员的工作便是找到这些海龟蛋,把他们转移到保护区内,让他们自然孵化,最后送回大海。

于是,沙滩上就有了这样的一个情景:一群中学生一个挨着一个,趴在沙滩上灰头土脸地刨沙子。练习一会儿后,我们就分成两组,寻找卵巢。因为六月不是海龟产卵的季节,所以工作人员们在海滩上设置了一些假的地点,用乒乓球代替海龟蛋,方便我们学习。我们沿着海滩边走边找,不一会儿就听到远方传来惊喜的叫声。上去一看,只见有个男生趴在沙滩上,在海龟标志性的圆圈中挖沙子。不一会儿,我们就掏出了几十个乒乓球!我们把挖出来的“宝贝”像老师教的那样摆成几行,做好标记。这一天宣告成功!保护海龟过后,我们回到民宿,吃完晚饭等待明天迎接这次旅行的高潮——冲浪。

终于冲浪了

我们到达海边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半,穿好泳衣的我们心砰砰直跳。老师给每人发了长袖游泳套衫和冲浪板。因为是初学者,我们的板子都是泡沫材料做的。我们围成一个圈,把冲浪板放在沙子上,在金色的沙滩上练起站姿和起立动作。
陆地练习结束后,就到激动人心的下海时刻了。我把冲浪板上的脚拴扣在脚腕上,有些吃力地拖着它下水。下水后,我趴在冲浪板上,像刚才学的那样划水,在清凉的水面上慢慢地朝着教练们游去。教练们大部分是本地人,他们都有着小麦色的皮肤、爽朗的笑声,有着冲浪者特有的随性和阳光。待我们游到他们附近时,教练们帮我们把住冲浪板,等着浪来,推我们出去,这样的加速让我们更容易在板上站起来。


我的第一个教练是个爽朗的女生,眼睛弯弯的,一口洁白的牙齿。她拉住我和另外两个男生,让我们等她的指令往外划水。她踩着水说:“准备好了,待会儿你就往前划,感觉到有人推你时你就站起来。”不一会儿,教练往后看的频率越来越高,“现在,现在!”教练喊道,我连忙向前划去。突然,身体下的滑板猛地一冲,板下的水面也溅起了水花。我没时间思考,手一撑——我站了起来!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电影里的加州女孩,乘着波光粼粼的海浪向岸边飞去。
好景不长,站了几秒后,我就失去重心倒在了浪花里。狼狈地站起来后,我却收不住脸上的笑容。肾上腺素的飙升和脚底浪花的触感让我兴奋,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我、冲浪板和大海。我一手擦着脸上的水,一手拉着脚栓的绳子,向教练游去。“再一次!”我向她喊道。“冲浪上瘾吧!”回应我的是她铃铛般的笑声。

那天我们在海里待了很长时间。在我又一次往教练游去时,我听到身后传来我的名字。我的朋友满脸痛苦地向我游来,“我的脚腕刚被水母蛰了”,我听到后身体立刻紧绷了起来,仿佛那群小家伙们也突然包围了我。在我们下海之前,教练就提醒我们这片海域有一些小水母。它们虽然蜇人很疼,毒性却不大,被蛰到上岸喷些醋就可以了。我目送她上岸处理后,心有余悸地回到了教练身边。在跟同学们聊天时,我才知道,很多人都“惨遭毒手”,有一个男生被蛰了之后身体一片绯红,并且起了些凹凸不平的疹子。

快要上岸的时候,我跟同学炫耀道:“我到现在都没有被蛰,超幸运的不是吗?”说着我开始调整板头,准备追上最后一个浪。海浪在我身下再一次地把我推起,就在我快冲到海边时,我从侧边翻下来。就这么一跳,我一没站稳就跌倒在了浅滩里。在我满眼都是水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手腕、脚腕像触电般刺痛。我瞬间反射性地把手从水里抽出来,只见手腕上挂着一些纤细的透明“带子”。我顿时忘了拉住我的脚栓,冲浪板猛地一拽,我再一次狼狈地跌倒在海里。吃痛的我因为怕被水母再蛰,手忙脚乱地拉住脚栓,拼命地向岸上跑去。我无奈地想:都最后一个浪了,还是躲不过这劫啊!

再见,拉乌尼翁

旅途的最后一天,我们小组被分配下午冲浪。两个小时后,老师带来了食物,我和朋友们决定先上岸稍作休息。我们坐在沙滩上的草棚下,吃着意大利面和路边买来的椰丝冰棒,享受着阳光,让加速的心跳渐渐平静。


冲浪接近尾声时,天空飘来了乌云。教练和我们都一起上岸,到海边的酒吧避雨,我坐在草席上,听着外面的雨声和教练、同学们之间热闹的聊天,这个海边小村带给了我很久不曾有过的惬意。“会经常梦到这里吧”,我想。雨过天晴后,我们回到了民宿,和教练们吃了最后一次践行饭。

那天晚上,我们都在海滩上待到了很晚。看着夕阳落下,阳光被黑暗慢慢吞没。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享受着这片海滩上的最后时光,默默地拒绝着明天的到来。因为我们知道,等待我们的是很长时间内没有海风、阳光和腥甜空气的失落感。


2017 11月刊 《我们是校园记者》更多菁彩内容:

|编者按|

做杂志,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封面故事|

我们的时代, 写我们的故事

Inkblot, 我的创意团队

“道不同, 志相投”

文学社, 与你共成长

新时代的校园媒体

|热门话题|

改变成就未来

申请季,准毕业生们在想什么?

我眼中的电子竞技

|学无止境|

学校里的造梦工厂

奔跑吧, 斯巴达勇士!

对“我”的思考

梦想的力量

一个有关写作的间隔年始末

未来艺术家: 来自君诚国际双语学校的学生艺术作品

|父母社区|

校园时尚:校服好还是私服好?

|专栏|

美国的公立小学有何不同?

你是愤怒的年轻人吗?

寄宿与不寄宿的问题

|旅行的意义|

在拉乌尼翁冲浪

与《国家地理杂志》的古巴之行


本文原载菁kids 11月刊《我们是校园记者》,印刷版于2017年11月出版发行,点击下方图片,或扫描下方二维码,直接进入微店订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