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与纠错,奥地利洋媳妇儿的中国版圣诞节

每年十月底,(在欧洲)当人们将闹钟回调一小时进入冬令时,这是冬季来临的第一个讯号。在奥地利,基督降临节就要到了。在这样的时节里,一些树叶还在枝桠上摇摇欲坠遥望最后一眼风景,其他的则已然挣脱最后的束缚飘落在地,那是他们短暂一生中最后的旅程。白昼一天天缩短,天空早早在下午五点钟就开始变暗,这样晦暗的黄昏总让人不禁回想起温暖的香料茶、温馨的烛光,还有全家人簇拥着降临圈围坐着讲着故事唱着歌的场景。

fall-leaves_bjkids

从12月1日起,家家户户开始挂上降临日的日历 (Advent Calendar),孩子们便开始倒计时:数够整整24天,直到圣诞节来临。在奥地利的故事中,有一个叫做Krampus的邪恶魔鬼,传说他会在12月5日去拜访那些不乖的小孩。如果这个小朋友第二天乖乖听话了,就会有一个叫做Nikolaus(St. Nicolas)的善良天神去拜访他啦。Nikolaus会给那些听话的孩子带去巧克力、姜饼、橘子和坚果,并在他们睡着时,将这些食物放进他们的鞋子里。最后,每家每户都会在12月24日那天晚上庆祝圣诞节。

早在圣诞来临前的两个月,奥地利的店家门前就会摆满了各种糖果、曲奇饼以及降临圈和日历。去年我在奥地利度过了降临日,那时候我特别激动地给我的中国家庭和孩子们准备了各种圣诞主题的礼物。我的先生和孩子从未在奥地利度过降临节,所以每年都只有一些稀稀拉拉的塑料圣诞树,突兀地出现在这个拥有300万人口的中国东北城市,陪伴我们过节。除了“铃儿响叮当”这首我们家洗衣机的主打歌曲(每回洗完一桶衣服都,它会用高八度唱着来提醒我收衣服)之外,中国的广播从未播任何圣诞相关的歌曲。去年圣诞,我想给我的儿子放德文圣诞歌曲时,他却要求我给他换一首他的中国爷爷教他的红歌。相信我,跟意志坚决的小孩儿争论是没用的。

这意味着,我将担起为我的中国大家庭营造圣诞氛围的重任。老实说,我特别不擅长于准备策划节日或活动。记忆中那样温暖又温馨的感觉实在太难重塑了: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与家人一起围坐在圣诞树边,烛光旖旎之下,烛蜡在缓慢的时间里融化在烛台;而冷杉叶则布满了整个房间。对我的公公婆婆以及先生来说,圣诞节不过是个洋春节:一个西方的,一个中国的。虽然这两个节日都强调家庭团聚,但圣诞夜是一个宁静的夜晚;而春节则注重热闹的气氛,在鞭炮爆竹声中与家人共享新年活跃的气氛。

我与我先生及公婆庆祝的第一个圣诞节实在太糟糕了。我亲自下厨准备了奥地利传统的圣诞香肠、土豆和酸白菜,但结果却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在吃。因为味精的事情,我先生他父亲大吵了一架,并且两天没有说话。我们那可怜的纸质圣诞树比威尔士梗还小,树上也没有任何装饰物。

去年圣诞稍有好转。我在淘宝买了礼物,在家里挂上红纸星,也在圣诞树上挂了满彩色的装饰球。然后,我和16个月大的儿子就达成默契:每天早晨猜球的颜色!“这个就是什么颜色的?”我问。“蓝色,”他答,然后眼巴巴地看着我等我接着问下去。自从我知道公婆吃不惯我弄的奥地利传统美食后,就不再邀请他们来吃圣诞晚餐。但我给他们送去曲奇饼,他们则会为我儿子准备圣诞礼物。

在异国他乡过节永远比不上家里,但我相信经过一年年的磨合与努力,我必将给我的中国家庭营造出点儿降临日的节庆气氛来。降临日意在冬日里给人们的身心带去温暖,人们便不会感到异常寒冷。在这个节日里,人们应该享受家庭团聚的快乐。一次次的仪式会使我们更容易找到节日的感觉。今年,我将会给儿子带回一本日历,给先生和公婆带去来自Nikolaus的礼物,当然还有圣诞曲奇饼。我的公婆虽然不喜欢奥地利的酸白菜,但他们却非常喜欢甜点


作者: Ruth Silbermayr-Song; 翻译:叶子; 

本文英文原文Trials and Errors Celebrating Advent with my Chinese family 刊登于 www.beijingkids.com,


Ruth Silbermayr-Song 来自奥地利,她是插画师、德语教师和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自己的博客  “中国电梯故事” (http://chinaelevatorstories.com)里书写身为外国女性在华的生活日常、她的跨国婚姻、跨文化和多语言的育儿经历。她关于在中国怀孕育儿故事被收录在“海外结缘2”一书中,将于近期出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