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手记|孕育在感恩节的菁kids

《菁kids》的孕育始于3年前。

09年感恩节刚过,我们一家三口就直奔亮马河花卉市场,去挑选一棵“散发针叶香味”的圣诞树。我的先生麦克生长于波士顿的郊区,圣诞节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在北京的10多年来,每逢圣诞,一棵真正的而不是塑料的圣诞树至关重要, 尤其是我们搬了新家生了女儿后!

那天风很大,阴着天。一到花卉市场,我直奔大门口的圣诞树林,麦克抱着女儿躲进了花卉大厅,一怕女儿冷,二是多年来我们一贯奉行我砍价买单,他负责收货的原则。免得他那张大鼻子的脸抬高物价。

我心里琢磨头年花了400,弄回家那棵树形状大小都不错。算上物价上涨,今年450应该能搞定。

几百棵圣诞树大概分三四家卖,最热情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北京大姐,穿一件沾满尘土无法分辨出颜色的羽绒服,双手和脸上都布满了皴裂的口子,刻下了经年的风吹日晒。她的热情让我以为自己是她的旧主顾,并且很快就听从她的推荐,选定一棵模样不错的树。大姐张口开价600, 而切态度坚决,我当然不干,调动自己所有谈判细胞,积极应对。40分钟后,我以550块成交的结果败下阵来。因为这中间,麦克打了3此电话,两岁的女儿要找妈!

大姐边点钱边数叨,让我确信自己落了大便宜。抬眼看见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的大鼻子麦克,问道:“你老公?”我点头。

“他是哪国人?”大姐突然兴奋起来。

“波士顿的,美国东三省农村的!”我有点儿担心她反悔,会把我奋力砍下的五十块钱要回去。

“是吗?唉,帮我问问他,现在美国大学是不是都不给奖学金呀?”我有点惊讶这个问题,但窃喜她关心的虽是钱,却不是我那五十块钱。

“我儿子在美国上学呢!初中就送去了,现在都六年啦!在那个XXXX, 离你老公家近吗?”她说了一个地名,我完全没有听说过,如今也记不起来,倒是麦克点点头,告诉她那个地方离波士顿很远,在中西部。

“我特别想找个人问问,现在我儿子告诉我升大学没有奖学金,还要我来付学费,他从初中到现在,每年光学费就三十多万人民币,怎么能大学申请不到奖学金呢?美国大学不都有奖学金吗?”

看到我脸上无法掩饰的困惑,大概想起我们刚才为50块钱不依不饶的情形,大姐给我讲了整个故事:

她家位于二环附近的老宅子拆迁了,补偿款好几百万。当时青春期的独子叛逆不听话,夫妇俩觉得钱反正是留给儿子的,不如投在他身上让他成才吧!听从了自己身边好友同时也是留学中介的话,花大价钱托中介朋友把青春期的儿子弄到了美国上学。而夫妇二人从未停止自己的劳作,每天做小生意,卖花卖树卖杂货作一切可以做的买卖。

在回家的路上,麦克沈默良久,冒出一句:” I have to hate my kid so much to send him to such a place” (我得恨死自己得孩子才把他送到那个地方去)。他说那个地方在美国都是出了名的不知名,教育保守落后,水平远不及北京郊县的普通学校。基本相当于把北京孩子送到了甘肃山区去上学,只不过说一口有乡土口音的英语罢了。

那天,麦克和我讨论了很久。圣诞树大姐谈到孩子时的期待、困惑、焦虑、无助掌控了我们的全部谈话。

脱去我们所有人职业、地位、身份、教育背景的外衣,我们都是那个站在寒风中的圣诞树大姐,那个为了自己的孩子的未来不惜倾其所有的妈妈!可是当我们倾尽所能就能换来正确的选择吗?“国际教育”在财富增长、需求增加的当下,成了最热门的商品,众多机构贴上“国际教育”的标签向我们这些父母兜售美好的未来,快乐成才的梦想。各种信息论点扑面而来,但其证伪难辨,更无从理性选择。

那天我们决定要打造一个平台,提供一个可以信赖的工具,用我们10多年来服务北京国际社区的经验,借助我们出版英文beijingkids 积累的经验和资源,为在京中国家庭提供客观、真实的国际教育和生活方式的信息、资源、观点和案例。

在各类专家漫天飞的今天,我们坚决不给自己贴上专家的标签;也坚决不去盲目的拉来各类专家充门面;我们仔细甄别,认真筛选,深入北京的国际社区,采写分享所有成功和不成的故事,我们邀请真正教育践行者为我们分析讲解。

每个父母都有最好的潜质成为专家,因为我们心底对自己孩子的挚爱;每个父母又都需要学习才能称为合格的父母,因为我们常因爱的强烈而迷失方向,以爱的名义误导行动和选择。借用执行出版人竞波在试刊号的寄语:“It’s a journey!We share, and we care!”

 

Toni Ma 马春蕾

菁kids 创始人兼出版人

于2012年12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